江山新聞網

首頁 > 正文

CFO謝東螢離職,蔚來汽車融資故事該如何繼續?

www.458952.live2019-11-13

10月28日,威來汽車宣布其首席財務官謝東英因個人原因辭職,自2019年10月30日起生效 與此同時,公司已經開始尋找新的繼任者

李斌說:“我要感謝謝東英對威來的貢獻,并祝他在未來的工作中一切順利。” “

人事變動有點突然 在9月25日關于威來汽車第二季度業績的電話會議上,謝東英也參與解釋財務報告的要點,并表示威來和相關各方在威來中國的融資項目上取得了顯著的積極進展。

緊接著10月中旬,媒體報道稱,威來汽車正在與浙江省湖州市五星區就50多億元的融資意向進行談判,并將成立一家年產20萬輛汽車的工廠。

對此消息,浙江省吳興區委宣傳部表示:“我們已經舉行了會談,但沒有達成意向協議。” 鑒于風險評估過高,進一步談判已經暫停。 “

在目前威來汽車尋求融資的敏感時期,首席財務官謝東宇突然離職,或明確或含蓄地指出威來汽車的融資策略過程。

謝東英下了車,魏萊高級管理層現在要走了。

謝東穎于2017年5月正式加入威萊汽車,負責威萊汽車的融資和上市,直接向威萊汽車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李斌匯報。

加入威來汽車之前,謝東英是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總裁兼首席財務官。他還在摩根大通、瑞銀資產、瑞銀投資銀行和其他公司有工作經驗。 此外,他還幫助新東方、京東和百盛中國在美國成功上市。

威來汽車表示,謝東英過去在關鍵時期幫助四家中國公司成功在美國上市。“現在情況發生了變化,我們的聲譽很好。” “

謝東英的突然辭職并不是威來高層管理人員的第一例。 李斌最近的一封內部信件顯示,魏萊的聯合創始人鄭賢聰將從日常業務中退休,并將繼續擔任個人顧問。 事實上,“榮譽退休”只是說再見的另一種方式。

此前,威康北美CEO帕德馬斯里沃勒(Padmasree Warrior)在去年11月底離職后,包括威康軟件開發副總裁莊莉和威康英國常務董事安吉莉卡?安吉麗娜索迪和其他人也相繼離開了威來汽車。

高管的更替也對威來汽車的管理水平和整體運營提出了質疑

事實上,不僅僅是來自魏京生的汽車,還有一個普遍的情況是人們不能留在新能源汽車公司。特斯拉也是一個災區。

伯恩斯坦公司 特斯拉分析師進行的一項研究顯示,特斯拉的流失率高于硅谷主要科技公司,每年約有27%的高管被替換。 按照目前的高管更替率,特斯拉的150多個高管團隊很可能在不到四年的時間內離開。

融資故事應該如何繼續?

9月24日,新汽車制造商威來汽車發布了2019年第二季度財務報告 財務結果顯示,今年第二季度,威來汽車的總收入為15.08億元,同比下降7.5%。凈虧損超過32.8億元,同比增長25.2%。

持續虧損,股價也下跌 取消的電話會議在財務報告的第二天恢復,以緩解投資者情緒。 但即便如此,威來仍面臨“一美元退市”的危機

威來的股價比去年首次公開募股后的峰值下跌了近80%。 受謝東英辭職影響,該股在上市前交易中下跌3.3%,至1.46美元,目前市值僅為15.9億美元。

此外,根據財務報告,截至2019年6月30日,威來汽車持有的現金、現金等價物、限制性現金和短期投資總額為34.556億元人民幣(約合5.034億美元) 目前,現金流僅為威來汽車運營的一個季度。如果資金無法籌集,威來汽車將發現難以支持運營。

目前,威來汽車獲得新融資的方式可能更傾向于政府產業引導基金,但事實證明,政府和產業引導基金對新能源汽車也更加謹慎。

特別是在持續虧損和股價下跌的敏感時期,威來汽車對地方政府資金的支持不再像以前那樣順暢。

現在新力量制造汽車的故事已經在下半年開始,中國制造的特斯拉已經瀕臨成功。魏萊的車饑腸轆轆,無法留住人才,已經飽受內部和外部的困擾。

李斌早些時候說過,他最大的專長是從懸崖邊上爬回來。 對于魏萊現在處于危險中的汽車,李斌會把“四歲的孩子”帶回來嗎?

[本文由合作媒體轉載,并經投資界授權。這篇文章的版權屬于原作者和原出處。 這篇文章是作者的個人觀點,并不代表投資界的立場。請聯系原始作者和原始來源以獲得轉載授權。 如果您有任何問題,請聯系()

熱門瀏覽
熱門排行榜
熱門標簽
日期歸檔
吃鸡游戏怎么下载